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我的女友是小母狗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我的女友是小母狗
考试季节。我的宿舍房内。

  全身赤裸的小榕,像一只反肚的大虾一样,李广用大腿顶在她的后背,支撑起她的身体,她的屁股被推至最高点,耻丘朝天,脚掌踮在床头板上。

  当李广确保架在床尾的手机清楚拍到小榕的淫姿,便以柔劲连环拍打小榕高高朝天的屁股。

  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

  声响虽小,但小榕的肌肤却阵阵灼痛。小榕只好一手抱自己的大腿,一手紧紧捂住嘴巴,极力忍耐着。

  「哼!你这只贱母狗!」李广再次抽打小榕的屁股。

  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

  「小母狗有高潮吗?」李广冷冷地道。

  「没有…没有…」

  「撒谎!」李广这次朝曝露于空气中的阴户拍打下去。

  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

  小榕的耻丘马上变得通红,她咬紧牙关,不让自己叫嚷出来。

  「再说!有没有高潮?爽不爽?喜不喜欢和关义做爱?」「有…有高潮…我喜欢和他做爱…他很温柔…」李广不屑地说:「温柔吗?哈!那…他捅了你的屁眼多少次?」「没有,他没有捅屁眼…」「又撒谎!」李广连环抽打在小榕的屁股上。

  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

  「嗯…嗯…嗯…嗯…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呀!」面对李广的抽打,小榕终于叫了出来。

  「不要再撒谎了,你不是很喜欢被人捅屁眼?」屁股疼痛非常,小榕忍不住哭了,「不喜欢!呜…呜…我真的不喜欢!是那个润…呀!呀!」啪!啪!啪!啪!啪!

  「小母狗,你太不老实了!我们上次做爱,你明明是高高兴兴地翘起屁股让我操了两次哦!」小榕害怕再被抽打,连忙说:「呜…呜…我只喜欢你操我的屁眼…呜…呜…」「这还差不多…」李广弯身,舐舔小榕的屁眼、阴唇、阴核,「你湿了耶…你记得我说过我最喜欢你的贱,不是嘛?」李广接着说:「现在,你真的很贱。已经有关义和卓飞俩哥们操你前面的肉洞,你还那么喜欢被我操屁眼。你也太爽了吧!」李广从袋里拿出小瓶说:「这是你的奖品。」李广把透明的黏液倒在手指上,小榕看了一眼,马上嚷道:「不要!不要在这里!不要!」李广跨坐在小榕大腿上,紧压住激烈反抗的小榕,然后把整根中指塞往小榕的阴道里,彻底地把乳液涂满阴道每寸空间。

  李广冷冷地说:「你最近常常黏着关义吧,不如就这样等关义回来操你吧?」「不要…不要这样…不要掉下我一个人…我会疯掉的!不要走…不要走…」小榕苦苦哀求。

  「哦?药力还没开始呢…不要紧啦,关义是学神,不用三个小时就考完啦…」李广看一看表,「…嗯…你等两小时,他就回来啦!」「不要走…等不到两个小时的…十五分钟…不…十分钟…我就会疯掉!求你啦…广…快来操我吧…广…」小榕跪在床上,伸手拉着李广的裤子。

  「真的吗?十分钟吗?我也不知道,我没试过用在阴道里耶!我就站在这里看着你,好吧?」李广甩开小榕的手,退到房门前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小榕开始感到阴户灼热难耐。

  「我呢……想把石天和小钟两人拉进我们的计划中……所以……要你出手帮忙。」李广突然提起「商业团队」的事。

  「…嗯…好好…都听你的…广,别闹了,让我冲掉这些润滑液…哦…我下面有点不对劲…」小榕的确感到阴道传来异常的焦灼,而且来得很快很急。

  李广看着小榕慢慢变得通红的阴户,冷冷地说:「你别急着答应。我们现在是要窃取卓飞的团队,变成你容木晓的『商业团队』。除了金钱、名誉、地位,你还要给伙伴们一些不能拒绝的好处,让他们死心塌地追随你。」小榕先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,但马上眉头紧锁,双手捂着阴户嚷着:「不行了…广…救我…这润滑液太强了…呀…阴道会坏的…呀呀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」此刻,小榕感到有如千万只蚂蚁从阴户涌出,再一口气冲回阴户里。千千万万的蚂蚁来来回回不停啄咬她的肉缝。

  「才五分钟!」李广假装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
  润滑液对阴户的刺激,竟比肛门还要来得激烈,小榕苦苦哀求道:「求你…广…手指也好…甚么都好…都插进来吧…呀…呀…好痒…好烫…像火烧一样…呀…呀…呀…」李广从袋里拿出一根假阳具紧紧握在手里,不徐不疾地说:「小母狗,拍一段自慰的短片给石天和小钟,邀请他们加入你的团队。记着对他们说,你都知道他们干的好事,所以诚邀他们合作。」小榕还剩下丁点理性,艰难地拒绝李广的要求:「不要…怎能样他们看我…呀…自慰!…广…换过别的…我都听你的…」「是你说要把团队据为己有耶!他们一个会法律,一个懂会计,两个同样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很完美的配搭。只要你一边给他们福利,一边要胁他们,这样他们就乖乖听话了。」「…呀…呀…不要…好痒…不行哦…真的不行了…呀…呀…阴道会坏啊…啊…啊…」小榕爬到床尾,想抢过李广手上的假阳具。

  李广眉头一皱:「我看你开始听不明白我说甚么,简单一点。小母狗,听好了!拍片给他们,你就可以自慰。自慰完,就有两个男人操你。懂吗?」陷入狂乱的小榕脑内一片空白,只能想到以假阳具自慰去解决阴户让她发狂的骚痒。

  「好了…我答应你…快给我…肉棒…快哦…」

  李广架好手机,在小榕耳边吩咐要说的对白,要做的动作,便点开前置镜头,退到手机后面。

  小榕急不及待地爬头镜头前说:「石天、钟志远,我是小榕…嗄…我知道你们一个小秘密…呀…嗯嗯…唔……」小榕强忍阴道肉璧间的极端骚痒,抖起精神说:「…但我不打算告发你们…嗯…反而,我想告诉你们一个关于我的小秘密…啊…」接着,小榕坐到床上,整个赤裸的上半身摄入画面内。她伸手用力捏着右边乳尖,再用左手指尖在凹陷的左乳晕打圈,「…你们看…我这个乳头…是不是很恶…」小榕用熟练的手势挑逗着自己乳头,然后伸手抚摸着焦灼的阴户,有若廉价的妓女一样,向镜头后的恩客卖弄风情。小榕在画面里看到赤裸的自己,仿佛看见小狼在窥视自己一样。曾经大棠也这样从下而上托着她发育中的乳房,让小狼从门缝间偷看。

  小榕渐渐忘记自己身在何方,她犹如置身那个凌乱不堪的小窝,回到那个狭小的房间里。大棠从后抱着小榕,一边玩弄着她的乳头,一边扒开她的阴唇,让小狼欣赏喂满精液的肉洞。小狼用手指一下一下挖出大棠的浊精,然后把坚挺的鸡巴塞入小榕的肉穴里,使出蛮劲,用力抽插。

  失去理智的小榕不自觉地在镜头前摆出当日让她无尽羞愧的淫姿,她双腿呈M字型张开,一手拨开阴唇,一手握着粗大的假阳具往肉穴抽送。

  脑内凌乱的片段,加上阴户的煎熬,小榕再也分不出幻象与现实,「小狼…你干死我了…轻一点…呀…呀…呀…呀…呀…呀…呀…呀…呀…大棠…不要…呀…呀…呀…啊…啊…啊…不可以这样轮流干我…我会疯掉的……」小榕深深陷进记忆的旋涡,完全无法自拔,只知道正以高速奔向高潮。

  小榕倒在床铺上,一边贪婪地吸吮着左手的食指和中指,一边快速有力地用假阳具肏着奇痒难当的阴户。李广再拿出另一部手机,从另一个角度拍下小榕淫悦的表情。

  「唔…唔…唔……呀!」

  狂乱之间,小榕弓起腰肢,整个下盆悬在半空,她用力把假阳具一插到底,假阳具几乎整根没入在肉洞里。小榕喊出一道凄美的叫声,泄出一注淫秽的春水,让两个镜头清楚记录了她达到高潮的一刹。

  「小母狗…哈…我的天呀!这片段,不,你的表演太精彩了…妈的,我也忍不住了。」李广拉下裤子,露出高高撑起的肉棒。他罕有地戴上保险套,抹上把小榕折磨至死的润滑液,然后他走到床上,把仍在享受高潮余韵的小榕翻过身来。李广拉起小榕的屁股,重新把假阳具紧紧插在肉穴中,然后他弯身趴在小榕的背上,伸手捂住小榕的嘴巴。

  「小母狗,可能会有点痛,忍住罗…」李广说罢,便握住肉棒,一点点地塞进小榕的屁眼里。

  李广用膝盖顶在小榕两腿之间,加上上半身的压力,让小榕动弹不得,只能接受肛门被龟头一分一分撑开的事实。

  小榕第一次在没有前戏的情况下被肉棒硬塞肛门,虽然进程缓慢,但撕心裂肺的痛却来无比强烈。要不是李广早早捂住小榕的嘴巴,惨叫声必定响彻全层宿舍。

  时间漫长得有如一个世纪,李广终于把整根阳具插进小榕的肛门,小榕早已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。两个肉穴被彻底撑开,但同时又互相挤压,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以最痛苦的方式展现着。

  之后李广一动不动,一直在等,直至小榕的肛门传来熟悉的骚痒,药力终于爆发,如针毡,如蚁咬。喊不出声的小榕只能摇着屁股,以最轻磨擦舒缓骚痒。

  「痒吗?」

  小榕点点头。

  「想我捅你的屁眼吗?」

  小榕再艰难地点头。

  「那你自己捂着嘴巴,不要叫,知道吗?」

  有如皇恩浩荡,小榕快速地点了两下头。


  【完】